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银针逼奸
银针逼奸

  岳思琬回到心神恍惚地回到自己房间,她是想着大师兄于凌峰到底是不是在

  骗她,两年前,在她16岁的时候,就在一个月圆之夜,自己就把身体献给了于

  凌峰,那天晚上,大师兄一边说着甜言蜜语,一边就用粗壮的肉棒插入了自己的

  蜜穴,在自己的身上狠狠地发泄了一通,自此之后,自己就食髓知味,不仅经常

  与于凌峰私会,还与三师兄孟柏,四师兄陈一辉发生了关系,甚至连掌门左玄贞

  的四徒弟丁子安,也有了一腿。

  在门派里面,因为爷爷岳泰是泰山派的名宿,五岳剑派同气连枝,很多师兄

  弟都为了讨自己的欢心而像公主一样捧着自己,而自己也想找一个英俊潇洒,地

  位高涨的男人,自己的大师兄于凌峰,生于官宦家庭,武功与外貌俱佳,当然是

  不二人选,至于丁子安,就是一个备选的对象了,而孟柏和陈一辉只是满足自己

  性欲的对象。

  但是刚才大师兄的行为,分明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与他的关系,可他又

  明明白白地说了科举之后会明媒正娶娶自己过门,尤其是去年爷爷被神秘人所杀,

  父亲又是平庸之辈,那就更需要嫁入一个好人家了,无论如何,自己都要嫁给大

  师兄,哪怕不择手段,最好就是给他生下一个儿子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  想到这里,岳思琬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关上了门,刚刚点灯,然而此时,

  她突然发现,在自己房间的窗边,有一个黑色的人影,她大吃一惊,正欲大声叫

  喊,寒光一闪,一根银针就擦过她的头发钉在身后的门板上,黑影说道:「小美

  人,乖乖别叫喊噢,不然我的银针可不会再丢失的哦。」岳思琬看着眼前的黑衣

  人,身材匀称手指修长,带着一副白色面具,面具遮盖着黑衣人的眼睛和鼻子,

  在面具的右眼角下方,画有一滴黑色的眼泪。

  如此诡异的打扮,让岳思琬感到不寒而栗,她颤抖着低声问道:「你,你是

  谁?」黑衣人并没有回答岳思琬的话,只是问道:「你是岳泰的孙女岳思琬?」

  岳思琬见黑衣人并没有对她有下一步的行动,镇定了一下,壮着胆说道:「

  是,我爷爷就是『长发韦陀』岳泰,我是嵩山穆奇的徒弟,你,你到底是谁?你

  进我的房间干嘛?」

  「不干嘛啊?去年我把岳泰杀了,今天刚好遇上你这个小美人,话说回来,

  你跟你的母亲潘彤还真的长得有几分像啊。」黑衣人淡淡地说着。

  听到黑衣人的话,岳思琬眼中瞳孔一缩,她颤抖地说:「你,是你?是你把

  我的爷爷杀了的?」

  「是啊,不过他的武功也挺稀松平常的嘛,两下就被我干掉了,莫非人老了,

  就不中用了?还是说在女人的肚皮上花费了太多的精力啊?」

  「我杀了你!」岳思琬含恨出手,正要拔剑攻向黑衣人。

  然而,岳思琬眼中一花,自己连剑都还没拔出来,自己就被人制住命门,一

  把寒光闪闪的银针就点在自己的脖子上,只听见黑衣人的声音从耳根传来:「啧

  啧啧,小美人,你的功夫都花在男人的身上了吗,不过也是,刚刚才从你的大师

  兄的房间回来,难保你没有力气,」他深深地在岳思琬的秀发上嗅了一口,「嗯

  哈,好香的体香味,怪不得那么多男人对你神魂颠倒,连我也不例外啊。」他在

  岳思琬的耳根处轻轻吹了一口气,让岳思琬微微脸红,耳根发热。

  同时,岳思琬觉得,自己的小翘臀,被一根滚烫粗大的东西摩擦着,天啊,

  这难道是他的肉棒?如果被这大肉棒插入自己的蜜穴中,这该有多爽……呸呸呸,

  他可是杀害爷爷的嫌疑人,我到底在想什么呢,他的身手不比大师兄差,我死定

  了。

  岳思琬看着那根寒光闪烁的银针,感到非常害怕,她觉得自己还年轻,还有

  很长的人生,不能这么早就香消玉殒,她的身子不停地颤抖,向黑衣人求饶道:

  「别,别杀我,不要杀我,你要我做什么,我都愿意帮你去做的。」她说着说着,

  下身一暖,一股热流便从胯下排出,腥臊的味道渐渐地从她的胯下弥漫出来很快

  就充斥着整个房间。

  「嗬嗬,小美人,这么胆小,竟然连尿都吓出来了,哈哈,唔,好骚的气味,

  跟你一样骚。」黑衣人戏谑地调侃着岳思琬。

  岳思琬羞愤欲绝,她的脸色已经变得像猴子屁股一样红,想出言否定,但是

  脖子下的银针又导致她不敢说话,只能羞愤地沉默着。

  这时,黑衣人放开了岳思琬,说道:「小美人,你是想死呢,还是想活?」

  「想,想活,求求你,别杀我……」

  「想活,看你的表现咯,兴许我高兴了,我就不会对你动手。」

  岳思琬如蒙大赦一样,没有丝毫犹豫,就跪在地上,双手哆哆嗦嗦的给黑衣

  人解开裤腰带,颤抖着伸出白嫩的玉手,从男人的胯下掏出一根巨龙,用她那软

  而巧的舌头轻舔着他的龙头,双手握住他的肉棒,开始揉搓,偶尔还用雪白纤细

  的手指抚摸下面的肉袋。

  黑衣人的巨龙在岳思琬的吮舔中愈发地膨胀,她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,闭上

  眼睛滑动灵活的小舌头舔着,一面用舌头用力压,同时在龙头的四周舔,沿着背

  后的肉缝轻轻上下舔,用那性感红润的嘴唇包围龙头放进嘴里,不停地用舌尖不

  停的刺激它。

  黑衣人轻轻地抚摸着岳思琬的秀发,问道:「嗯哼,小美人的嘴巴真不错,

  挺会舔的,这么熟练,给几个男人舔过?」

  岳思琬吐出肉棒,伸出两根指头,结巴地说道:「两……两,三个……」

  「嗯?还不老实?」

  「五,五六个……真的……没多了……」岳思琬恐惧极了,只能老老实实说

  出来。

  「哼,真是个骚货,怪不得功夫那么好,继续舔。」

  「是……」岳思琬说完,又张开了嘴巴,把黑衣人的肉棒重新包裹住,那光

  滑的舌头时而旋转着舔着,时而快速来回的滑过,小嘴紧紧的包裹着他的阳根,

  芳美的桃腮帮随着他的抽送起伏,一条柔软而又湿润的香舌搭在龟头下,牙齿又

  轻轻的磨擦着肉棒。

  黑衣人双手抱住她的蜷首,下身频率加快的抽送起来,长长的巨根直捣到她

  的咽喉深处,她的口水也随着抽送感觉更加顺滑,但是也差点把她插得喘不过气

  来,只能发出「呜呜」地哀鸣,到了最后,一股腥臭的热流,灌入了她的口腔中,

  男人才把肉棒拔出,说了一句:「不准吐出来,都吃下去。」她只好乖乖地把精

  液都吞到肚子里,并且控制住自己不呕吐出来。

  黑衣人看着岳思琬的样子,满意地说道:「嗯,不错。」

  岳思琬松了一口气,仰视着黑衣人说道:「这……你可以放了我吧?」

  黑衣人笑道:「放你?哪有这么容易?你不看看它?」说着他指了指胯下的

  肉棒,只见黑衣人胯下的肉棒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渐渐地再次膨胀起来,「这

  次我不想用你的嘴巴了,这次我想操你的小嫩穴了。」

  「啊?」岳思琬想不到这个男人的本钱竟然那么厉害,才刚从自己的嘴巴射

  了一次,就马上又膨胀了起来。

  「怎么啦?不乐意?」黑衣人故作愠怒。

  岳思琬连忙赔笑地说道:「哪有,乐意,乐意,奴家的小穴能让您的巨龙插,

  是奴家的福分。」一边说着她一边转过身子,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,翘起屁股,

  撩开了裙子,「贱婢的小骚穴好痒,快用大肉棒操我。」

  「这么骚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。」黑衣人一边嬉笑着,扶着挺立的肉棒,

  顶住岳思琬那已经湿润的桃源洞口,用力的向前一挺,只听滋的一声,尽根到底。

  被巨大的肉棒插入,岳思琬差点就「啊」地叫出声来,脑袋「嗡」地一声,

  差点昏了过去,火热的肉棒快速进出着自己的下身,一阵阵酸麻无比的滋味使她

  说不出话来,她咬着牙,忍住叫出来的欲望,因为身后男人的每一次撞击,龟头

  都会狠狠地撞在她的花心上,下下到底,每一下似都打进了肉里头,好像被捣得

  要从嘴里跳出来似的,美妙处着实难挡,直探她的敏感深处。

  「喔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呀……」岳思琬实在忍不住了,开始低声的呻

  吟起来,花心连连的颤抖晃悠,蜜汁汩汩地外泄流着,从二人的交合处沿着她的

  那双健美的玉腿缓缓流下,滴在了地面上。

  黑衣人扶着岳思琬的那两瓣小翘臀,臀部同时配合着她的动作,一前一后地

  挺进,岳思琬被顶得媚眼翻白,娇喘连连,花心大开,一阵阵酥麻颤抖,全部神

  经兴奋极点,还不停地扭动着挺翘的屁股,由于害怕住在隔壁房间的师兄察觉到,

  她只能压抑着快感,低声地呻吟着。

  在恐惧与性快感带来的刺激下,岳思琬在一盏茶的时间内,连续高潮了两次,

  花心处兴奋的一阵狂缩吸吮,约莫被抽插了200余下后,黑衣人把肉棒尽量顶

  入岳思琬的蜜穴中,一股一股阳精全都射进岳思琬美穴中,然后与她早就涌出的

  阴精结合在一起,良久以后,才拔出,接着又走到岳思琬的面前,挺着沾满液体

  的肉棒,放到她的面前。

  闻着这让人窒息而又陶醉的味道,岳思琬张开甜美的樱唇,再次把肉棒含在

  嘴里,细细地帮黑衣人清理,吮吸。

  清理完毕之后,黑衣人拍拍岳思琬的小脸说道:「小美人,伺候得不错,今

  天晚上就放过你了,不过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不爽,到时候,估计又得来找你

  咯,今晚就先到这里吧,」说着,他走向房间的窗户,突然又回头,「别想着明

  天一早就离开京城,先不说你师兄允不允许,我自有办法找到你,到时候可就不

  止这么简单的哦。」说完,才离开了岳思琬的房间。

  待到黑衣人离开了许久,岳思琬才松了一口气,整个人都瘫倒在地上,低声

  地啜泣着……

  黑衣人在外面饶了一圈后,偷偷地回到了房间,把面具摘下,在铜镜的照射

  下,是庞骏那张带着浅笑的英俊脸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