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母子问情
母子问情

母子问情

房间内,我们母子的欢爱仍在继续着。
-  「阿妈,闭上眼睛。」
-  「做什么?」
-  阿妈虽然不解,但还是听话的照做了。
-  「好了,可以睁开了。」
-  当阿妈再度睁开眼时,一条光彩夺目的钻石项链已经挂在她雪白的颈间。阿妈又惊又喜,说道:「你又乱花钱,这项链一定很贵吧。」-
  虽然嘴上这样说,但看得出阿妈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我拥着她来到梳妆台的镜子前坐下,说道:「怎么是乱花钱呢,阿妈,你瞧,多美呀。总之,别的女人有的,我的阿妈也一定要有。」
-  正所谓「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」,女人更是如此。阿妈看着镜中自己曼妙的身影,也不禁有些飘飘然了。
-  我揉摸着她圆润的乳丘,趁机要求道:「阿妈,还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吧。你不知道我为了买它,跑了多少路,花了多少心思。你就当慰劳慰劳我,吹吹我的小弟弟好吗。」-
  因为一直以来,阿妈对于口交都是难以接受,所以虽然我们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夫妻,她为我口交也没有几次。-
  不过,今晚情况有所不同,许姨的风波可能让阿妈产生了危机感,她没有扭捏的推三阻四,低下头去不说话,算是默许了。
-  见我坐着没动,阿妈只好起身跪在我的腿间,扶起我软绵绵的阴茎,拨弄了几下,慢慢的送进嘴里。由于我刚刚在她的小穴里射过精,所以阴茎上面沾满了她的淫水,这让阿妈神情很不自然。
-  虽然阿妈的口技远远比不上许姨那样的煽情老道,始终保持着同一种动作,同一个频率,但我已然是很满足了。阿妈最可贵的是她认真的态度,尽管难为情,但为了取悦我,吞吐舔吮,一招一式,都非常的尽力。-
  不过慢也有慢的好处,像这样的慢火煎鱼,却更能考验我的意志力。-
  我的阴茎在阿妈的小嘴里迅速的膨胀勃起,变得又硬又烫,这让阿妈舔弄的更加费力了,不过握着这根粗大火热的肉棒,她的慾火也被渐渐挑逗起来。我不忍看到阿妈太过辛苦,就让她停了下来。
-  阿妈站了起来,她的粉脸胀得通红,好似鲜艳欲滴的红苹果。
-  我做了一个手势,她就立刻会意,拢了拢飘散的长发,迳直坐在我的大腿上,扶着我的阴茎,慢慢的坐了下去。阿妈的身体向后仰着,雪藕般浑圆粉嫩的胳膊紧紧的勾住我的脖子,像骑马似的在我身上起伏不定,引得胸前的两团美肉飘来荡去,煞是诱人。
-  我的大手牢牢的扣住阿妈的屁股,粗大的肉茎频频出没在阿妈肥美多汁的小鲍鱼里,真是畅快无比。这种做爱的姿势也是我非常喜爱的,因为这样我可以随时看到阿妈的表情的变化,尤其是在高潮中淫荡的模样。
-  在剧烈的快感煎烤下,阿妈的神智已然模糊,潮红一片的脸颊上似乎能滴出水来,微睁的美眸里,也尽是一片迷离朦胧。
-  「阿妈,今天你下面的骚水可真多,是不是被我操的很美呀。」
-  说话的同时,我的阴茎仍时重时轻的继续抽动。阿妈仍沉醉在极度的淫慾里,只顾得「嗯嗯啊啊」的浪吟,根本就无暇理会我。-
  猛的,我突然停住了,阿妈就像从春梦中被突然惊醒,感到非常的失落,又羞又嗔的看着我,忍不住说道:「你,你怎么不动了。」
-  我微笑的看着她,却一言不发。阿妈急了,摇晃着我的肩膀,问道:「闹儿,是不是累了,还是不舒服?」
-  「都不是,我是觉得这样玩太枯燥,想换个花样。」-
  「好吧,你要怎么样都行,阿妈都听你的,我下面好痒,你快点来吧。」
-  阿妈说着,还穴痒难忍似的用力夹了夹我的阴茎,淫态尽显。我却依然不慌不忙,玩弄着阿妈柔软的雪乳,说道:-
  「阿妈,下面是哪里痒,是大腿,还是脚丫?」-
  「是我的……人家的骚屄痒吗,闹儿,你又拿阿妈开心。」-
  阿妈声音很小,但看得出内心的焦急。我爱怜的吻了一下她,笑道:「阿妈,我只是想增添一点情趣,懂吗?」
-  「情趣?」
-  显然阿妈对这个词语还很陌生,不解的望着我。-
  「怎么说呢,就是要使作爱更加的好玩,我们要在戳穴时敞开心扉,随时的交流心中的感受,来激发我们的情慾,充分的享受性爱的乐趣。」-
  但我的解释让没上过几天学的阿妈更加一头雾水了,她似懂非懂,却不敢多问。我只好说道:「这样吧,阿妈,从现在,你叫我一声好听的,我就戳你一下,不想骚屄痒,就开始吧。」-
  「叫什么?」
-  「随便,不过要我满意才行。」
-  「好闹儿,亲闹儿,行不行?」
-  我没有吭声,也没有动作。-
  「好儿子,乖儿子!」
-  我依然没有动静。-
  「亲老公,亲汉子!」
-  话音未落,我猛得将阴茎在阿妈的小肉穴里重重的捣了一下,直激得阿妈娇身乱抖,「呀」得叫出声来。这下阿妈算是开了窍,明白了我的企求。
-  「好老公,亲老公,会操逼的亲汉子,不要停,操阿妈的浪穴,操阿妈的骚屄逼,求你了。」-
  阿妈已顾不上羞耻,口无遮拦的说着,在我的身体上急速的耸动着雪臀,用紧窒的阴道去套弄、去研磨充血昂挺的阴茎,追逐着那令她癫狂欲死的极度的快美。-
  「我的亲亲阿妈,你太好了,爱流水的骚屄,我爱死了。」
-  「好闹儿,阿妈的好哥哥,阿妈也爱死了你的鸡巴,你的卵蛋,就是被你操死,阿妈也心甘。」
-  你一句浪言,我一句淫语,伴随着阿妈淫媚的娇喘和我的声声粗吼,再配上密如鼓点般我们的性器猛烈撞击的声响,我们母子就像在共同演奏着一曲激荡淫蘼的乱伦恋曲。
-  伴着这恋曲,阿妈就如同一名载歌载舞的AV女优,我的大腿是她倾情表演的舞台,我的阴茎是她旋转舞动的支点。
-  飞舞着的青丝,波涛荡漾的美乳,纤细的腰肢扭动出最撩人心魄的舞姿,性感的红唇里喷吐着最娇柔媚浪的歌谣。
-  我做为这场演出唯一的观众和导演,一边睁大眼睛尽情的欣赏,一边也挺动肉棒来奋力指挥。伴着这恋曲,我和阿妈的心灵也在强烈的碰撞,让我们得到了极度肉慾满足的同时,也使彼此心扉敞开。抛开了血缘伦理的束缚,也不再受世俗道德的羁绊,我们之间只有灵与肉的交融,只有男人和女人之间赤裸的情慾,只有母亲和儿子之间情深似海的爱火。
-  「啊,我受不了了,我不行了,好美呀,会戳穴的亲哥,阿妈要洩了。」
-  阿妈在巨浪般的高潮中终于喷发了,随着阴道急剧的收缩,大量火烫的阴精浇射在我的龟头上,强烈的刺激使得我们紧紧得贴在一起,抖成了一团,无比满足的呻吟不止。
-  在短暂的歇息后,我将还未射精的阴茎从阿妈的小逼里慢慢抽了出来,抱起瘫软的阿妈回到床上。她一直紧闭着眼睛,抿着嘴唇,似乎仍在刚才起伏跌宕的高潮余韵里回味。
-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-
  我有些疲惫,但却并不想停止。我取过几个枕头垫在阿妈的屁股下面,把她的双腿最大限度的分开,让饱满肥嫩的阴阜高高的隆起,完全的暴露在我的眼前。阿妈静静的躺着,柔软无骨的身体任我摆布,即使是做出这样淫荡的姿势。我俯下身子把脸埋在那茸茸芳草之间,贪婪的舔吮从那里流淌出的蜜汁。
-  我的舌头像刷子似的清洗大阴唇,像灵蛇一样拨弄挑逗长长的阴蒂,还不时的钻进那温润的腔道内探寻。
-  阿妈的性慾又复甦了,她又低低的哼咛着,悄悄的伸过小手握住我那依然昂然火烫的阴茎。
-  当我的手指无意触压在阿妈的屁眼上时,阿妈难为情的扭动着屁股,不过这却更增添了我的淫慾.夺取阿妈身上最后一个处女地的渴望,也变得更加强烈。-
  我将阿妈的臀部抬高些,让粉红色的屁眼更清晰的凸现。-
  这是我第一次仔细的欣赏阿妈的屁眼,它圆圆润润的,粉嫩娇小,连我小手指也很难容纳。屁眼周围布满了细小的褶皱,成放射性的向四周发散,看上去像极了含苞待放的花蕾,难怪男人都喜欢把女人的屁眼比喻为菊花。
-  我用舌尖轻舔着美丽的菊花蕾,惹得阿妈玉体乱颤,屁眼也情不自禁的一收一缩。看我越玩越起劲,阿妈终于低声的哀求起来。
-  「闹儿,不要嘛,那儿很脏。」-
  说着还伸过手来试图阻止我。不想却被我牵住她的手指揉压自己的肉洞。阿妈不知是害羞还是兴奋,竟不住的呻吟起来。
-  「啊,亲哥儿,别耍弄阿妈了,求求你,我要忍不住了,我想放屁,真的要放了。」-
  话刚说完,就听得「噗」的一声,从她的屁眼里喷出一股气流,阿妈竟真忍不住放了一个屁,不过没有什么味道。阿妈臊的脸像红布一样,摀住了脸不敢瞧我。
-  我笑着过去轻轻的把她的手拿开,看着阿妈窘迫的模样。阿妈撒娇似的捶了我一下,说道:「闹儿,你好坏呀,害得阿妈出丑。」
-  「不是啊,你放的屁一点也不臭,很香很好闻。阿妈,你以后再放屁的时候,记得要通知我。」-
  「去你的,你以为阿妈是小孩子,会信你的话,就会拍阿妈的马屁。」
-  阿妈说着说着也不禁笑了起来,这时候,我也不失时机的把憋在心里的好久的愿望说了出来。
-  「拉屎的地方也能操吗,会不会很疼?」-
  「其实戳屁眼和操屄差不多,刚开始会有些疼,但适应以后就会很舒服。」-
  我还把和许姨玩后庭花的种种妙处详细的讲给阿妈听,最后阿妈红着脸说道:「闹儿,你想玩就玩吧,阿妈都随你,只要你觉得舒服就好。」-
  看到阿妈这么善解人意,我激动在她的脸蛋上重重的亲了一口。
-  「阿妈,你太好了,你真是天底下最伟大的阿妈!」-
  我们亲吻了一阵,阿妈见我的阴茎又软缩了,便主动的趴在我身下为我口交。
-  一次次的将肉棍儿深吞入喉,仔仔细细的舔净每一处角落,彷彿在为这根即将给自己屁眼开苞的阴茎进行洗礼。
-  很快我的阴茎重又硬如顽铁,恢复了雄风。我让阿妈重新躺好。-
  阿妈有些紧张的闭上了眼睛,谁知我却把阴茎送进她的阴户里律动起来。阿妈感激的睁开眼瞅着我,随着我的抽插,也不由自主的揉胸抚乳,扭动蛮腰,款摆雪臀,唯恐错过这突如其来的快乐。-
  我非常的耐心,一直等到阿妈的情慾泛起,身体完全放松下来,才将阴茎抽出。
-  「阿妈,我要进去了,你忍住些痛。」-
  说着,我握着阴茎,把硕大的龟头顶在阿妈紧阖的肛门上。
-  不知为什么我此刻异常的激动,心跳的咚咚响。这可能是在我的内心里,一直认为只有在征服了阿妈的处女屁眼后,才算真正彻底的修成正果,才算获得了阿妈的完壁之身。
-  我深吸口气,扶正阿妈的屁股,微微用力,龟头向屁眼内塞去。随着龟头艰难的一点点进入,肛门处的括约肌也不断的被撑大。阿妈脸上痛苦的表情已显露无疑,但仍强装笑颜的望着我。-
  我十分的感动,竟不忍在进行下去,但此时身体的反应已经完全不听我的指挥,我的阴茎仍继续的深入,多半个龟头已挤进了阿妈的屁眼。-
  于是我一鼓作气,向前猛的用力,将一小截肉棒插入了已经绽放的后庭花。
-  这时阿妈虽然疼的花容失色,牙齿把嘴唇都咬出了血印,但她始终一声也没吭。
-  「阿妈,你要是疼的厉害,就说出来吧,很快就好了。」
-  我的阴茎已经完全被阿妈紧缩的屁眼吞没了,就像是钻入了一个没有丝毫缝隙的火炉里,又像是进入了一个异常紧窒,没有尽头的甬道,整支肉棒热辣无比,我不禁舒服的呻吟起来。-
  阿妈的屁眼里彷彿发散着无法阻挡的吸引力,诱使得我不由的挺动肉茎,缓慢的抽送,每一次都让我得到了难以名状的满足和兴奋。-
  一波攻势后,我轻轻的将阿妈抱起。好像是周身的血液都用涌向了下身,她的上半身竟酥软的柔弱无骨,手臂乏力的低垂着,任我亲密的吻着她的脸颊。
-  不过我发现,此时阿妈苍白的脸上又显出淡淡的红晕,杏目微睁着,迷离里带着淒美,还隐约的透出一丝淫媚的挑逗。
-  「阿妈,还疼吗?」
-  「疼,不过你的鸡巴一动起来,就好多了。」
-  我扶着阿妈重又躺好,加快了抽送的节奏。阿妈两条粉腿高高的翘起,被我压在身下,像做俯卧撑似的从上而下插着她的屁眼。阿妈歪着头,一直紧咬着的嘴唇又微微张开,和着我的挺送,不时的发出呓语般的呻吟。-
  显然,阿妈初试云雨的菊蕾开始逐渐适应了我的粗大,已经减弱的痛楚和悄然而生的奇妙快感夹杂在一起,袭遍了全身,让她在惊恐之余又有点渴望,感到羞耻的同时竟伴着几许兴奋涌来。-
  而我则完全浸淫在无比的亢奋之中,每一次的冲刺都令我得到巨大的满足。
-  肉茎和直肠剧烈的挤压而迸发出的不可思议的快感,刺激得体内慾火汹涌,欲罢不能,简直要疯狂了。这时的我沉迷在阿妈的屁眼里不能自拔了,神志已然模糊,肉慾主宰着我,像个机械人似的只知道把阴茎一次次的在阿妈的体内出入驰骋。
-  「闹儿,好闹儿,你要操死阿妈了,你这个坏儿子,你喝醉了糟踏阿妈的身子,你让我成了淫妇,你让我舔你的鸡巴,你整夜操我的小屄,现在你还要戳我的屁眼。不过阿妈不怪你,阿妈好喜欢被你操,阿妈是你的女人,心是你的,身子也是你的。你千万不要嫌弃阿妈老,别的女人能做的,我也一样能做,无论你要我做什么,我都会听话的,就算是让我去当牛做马,去做婊子,去偷汉子,去做天底下最下贱的事,我都会去做……」-
  阿妈似在向我倾诉,又似在喃喃自语,把心里最隐秘的私语都吐露出来。她的泪水也随着不住的滚落,浸湿了脸颊。而我此时能做的,只能是把火烫的热吻,把粗壮的阳具化成最深的爱,毫无保留的撒向她──我最爱的阿妈。
-  不知道我在阿妈的屁眼进出了几千几百次,强烈的摩擦刺激使得阴茎已经变得麻木不堪,彷彿脱离了我的身体,但仍活力十足,在阿妈的臀缝间快乐的穿梭飞舞,永远也不会停下来。-
  但最后我还是坚持不住了,在马上就要爆发的那一瞬间,我猛然抽身而起,对着阿妈的身体,阴茎剧烈的喷射着,眼看着一股股灼烫的精液喷射在阿妈的乳房上,小腹四周。-
  这一刻,我只觉得无比的放松,身体像是被抽空了一样,轻飘飘的在云间飘荡。低头俯视,看着阿妈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上点点散落的混浊精斑,这淫靡的景象又让我激动不已,充满了征服后的成就感。
-  我虚脱般的倒在阿妈身旁,大口的喘着粗气,连睁开眼的气力都没了。阿妈却挣扎着下了床,到浴室去放洗澡水。
-  半个小时后,我已经躺在浴缸里,身心完全的放松的闭目养着神。阿妈自己洗完后,便蹲在我身旁,专心致志的撩着热水来洗去我身上的污秽,还不时的用柔软的小手按摩我有些酸痛的肌肉。我的精神恢复了一些,便把阿妈拉进怀里,两人浸泡在温暖的热水里,静静的享受着温馨惬意的一刻。我轻轻的触摸阿妈的屁眼,问道:「还疼吗?」-
  「还有点儿,不过已经不碍事了,以后再来几次,我想可能就不会疼了。」
-  「怎么,阿妈,你也开始喜欢上戳屁眼了。」-
  我惊喜的看着阿妈,她不好意思的埋下头,说道:「我也说不上喜欢,只是你刚才操我的时候,那股疯劲从来没有见过,阿妈的心里好兴奋,也就不觉得疼了,到了后来,也不知道怎么了,竟还感到有些舒服了。」-
  「那我们以后就经常这样玩,好吗?」-
  阿妈听了粉脸微红,没有吱声,点点头算是同意了。我抚摸着阿妈湿漉靓黑的秀发,半响没有说话,但心中却感慨万千,一时间思绪难平,说道:「阿妈,还记得不?你第一次在这儿洗澡的时候,还不会用热水器,被热水烫着了,你吓坏了,当时听见你的喊声,我也吓坏了,以为出了事,马上就闯了进来。阿妈,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你雪白的身子,虽然只有几秒钟,不过从那一刻起,我就已经走火入魔了,我的心里再也容纳不了其它女人了,每天我想的最多的就是你,只要一合上眼,你就会出现在我眼前,梦里也整夜都是你。时间过得真快,不过那天晚上的事,仍然好像是在昨天发生的一样。」-
  我的话也勾起阿妈的回忆,她抬起头,柔情似水的瞅着我,摸着我胸口的那处刀疤,叹了口气,说道:「闹儿,你说的真对,好些事都像是昨天刚发生。你在医院昏迷的那几天,我一直都守在你身边,我的心一直都在嗓子眼悬着,如果你醒不过来,我也不想活了。那时我好后悔,后悔我为什么那么傻,没有答应你。-
  当时我就对自己说,如果你能醒过来,无论什么阿妈就答应你。」-
  「阿妈,你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阿妈,你生了我,费尽艰辛把我养大,现在又做了我的女人。阿妈,从小到大,我欠的实在太多太多,所以我会用心爱你一辈子,让你成为天下最幸福的女人。」-
  尽管这些话阿妈听了不止十几回,但每次听我亲口说出来,都让她十分激动。-
  她握紧我的手,说道:「闹儿,阿妈不怕受苦受穷,只盼能和你这样过活一辈子,就算是下地狱滚油锅,我也不悔。我们能有今天的缘分,一定都是上天注定的,让我先当你的阿妈,再做你的女人。所以以后我不要再做你的阿妈了,我只想做你的女人!」-
  我和阿妈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心贴着心,唇贴着唇,就像一对真正的夫妻,而不再是儿子和母亲。
-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-
  经过这个刻骨铭心的夜晚,我和阿妈的感情更深了。但没过多久发生的一件事又打乱了我们平静温馨的生活。-
  那一天晚上,刚吃过晚饭,我正想和阿妈温存一会,却被她的一句话把我惊呆了。
-  「忠义,我——我好像有了。」
-  我睁大眼睛看着满脸红潮的阿妈,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。但心里面却像翻江倒海似的。阿妈怀孕了!她肚子里有了我的骨肉,这是我和阿妈的爱的种子,这是我们乱伦的结晶,我就快要当爸爸了!-
  可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因为她到来的太突然,突然的让我完全没有心里准备,显然她也来的不是时候。虽然我一直很想让阿妈为我生一个孩子,但我一直以为那是一个遥远的梦想。-
  阿妈显然已经预料到了我的反应。她默默的坐到我的身旁,偎进我的怀里,眼巴巴的看着我。-
  「是真的吗!」
-  「嗯!我今天去过医院了,他们说已经又两个月了。」
-  「你想怎么办?」-
  「忠义,我不知道,我的心好乱,一切我都听你的。」-
  「你别心急,太突然了,让我好好想想,想想。」
-  我点上一根烟,重重的吸了两口,陷入了纷杂的思绪中。-
  这个抉择对我来说真的是太难了。因为阿妈年龄已经很大了,如果失去这个机会,以后我很可能再也实现不了这个梦想。但现在生下这个孩子,有将面临很多很棘手的难题。当我最终做出了选择,已经是午夜时分了。
-  我和阿妈依偎在松软的大床上,我轻轻的抚摸着阿妈尚未隆起的光滑小腹,看着阿妈期盼的眼眸,我心事重重,不知怎样开口。
-  「忠义,你想说什么,就说吧,我都听你的。」
-  「玉兰,我知道你很想要这个孩子,我也很想。但现在不是时候。我想再等两年,多赚些钱,把这个房子卖掉,然后就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,我们先举行婚礼,然后再专心的生儿子,生上一个足球队,你说好吗?」-
  阿妈看着我,没有说话,只是抿着嘴唇用力的点着头。我知道她心里一定很痛苦。我不知该怎样安慰阿妈,此时能做的只有深深的吻着她。-
  我看到阿妈的眼睛里流出了一滴晶莹的泪水。
-  这一夜,我们没有做爱,就这样静静的拥抱着,倾听着对方的呼吸,看着窗外皎洁的圆月,直到天亮。
-